。。。。。。

夜已经很深了——也许对于生活在工体的人来说,夜才刚刚开始,但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——我只能透过窗户看着对面楼上几处安静的光亮,当然,只能看到楼梯和窗帘。除此之外,是无边无际的寂静和黑暗。那几处光亮也阻挡不了黑暗的降临。可我的心,却没有那么平静。我总是想写下些什么,却不知该如何下笔,又是写给谁看。矛盾,这个本来应该被枪毙的演员,又成了主角!

最近,想起了鲁迅写的两篇文章,《为了忘却的纪念》和《纪念刘和珍君》。具体的文字已经忘的差不多了,但这两篇文章却从未忘记。于是,又联想到了两篇印象同为深刻的文章:司马迁的《史记?屈原列传》和庄子的《逍遥游》。当初,对他们有过一段时间的个人崇拜。现在想起来,两个人的境界并非一般人所能达到的。现实中存在的类似现象,大都是逃避现实的理由。还有史铁生的《我与地坛》,一个身残志坚的生者。

点燃一支烟,不是想逃避在幻觉之中,是想让自己有个理由平静下来。结果却是越发的不能平静。

如果岁月褪去,我是否还会回想起今天,离别、怀念、内疚、祝福然后忘记?但我相信我一定不会后悔。路都是自己选的,不能用一句错还是对来评价。如果前方是墙壁,希望一定在拐角处吗?

夜又深了,不知道还有谁像我一样睁着两只眼睛看着漆黑的夜。